<table id="wbzpo"></table>

    <sub id="wbzpo"><meter id="wbzpo"><label id="wbzpo"></label></meter></sub>
  1. <var id="wbzpo"></var>
    <var id="wbzpo"><label id="wbzpo"></label></var>

    1. 首頁 > 委屬單位話發改

      貿易保護主義是本輪全球通脹的總根源

      發布時間:2022/06/14
      來源:價格監測中心
      [ 打印 ]

        當前,美歐等發達國家面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局面。高通脹降低了人們的生活水平,削弱了企業活力和經濟增長潛力,加劇了社會矛盾,增加了全球陷入“滯脹”的擔憂。對于引發本輪通脹的原因,觀點眾多,而西方政府機構和主流媒體對通脹問題避重就輕,或“甩鍋”其他國家。我們研究認為,西方國家的貿易保護主義才是本輪通脹的根源,其對內治理失序、疫情防范失敗,對外極限施壓、不斷挑事霸凌加劇了通脹的幅度和速度,可以說是人為造成了全球大通脹,預計通脹還會持續較長時間。對此,我們要保持清晰的認識,既要找準引發通脹的真正原因,又要警惕美國快速升息的溢出效應,防范輸入性通脹,建好“防火墻”,維護國內來之不易的穩增長、穩物價大局。

        一、美歐四十年未有之大通脹

        從歐美主要經濟體3月物價水平看,可以說齊創40年來的通脹新高。在居民消費價格方面,美國、德國、法國3CPI比分別大漲8.5%7.3%4.5%,為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的新高;歐元區CPI同比上漲7.5%,連續5個月創歷史新高。在生產資料價格方面,3月美國、歐元區PPI分別同比上漲11.2%31.4%,均創歷史新高。本輪全球通脹已經蔓延到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,如3月巴西、埃及、俄羅斯通脹率在10%-20%之間,土耳其、阿根廷、伊朗分別為61%55%34%,可以說出現了惡性通貨膨脹。按近期公布的4月物價水平看,除美國略有回落外,其他主要經濟體再創新高。4月美國CPIPPI同比分別上漲8.3%11%,均高于市場預期,為40年來的歷史第二高位。我國物價水平一直運行在合理區間,與國外大通脹形成鮮明對照,今年4CPI同比上漲2.1%PPI連續六個月回落,顯著低于其他主要經濟體。

        二、貿易保護主義是大通脹的總根源

        面對世紀大通脹,西方政府機構的表現并不稱職,或為隱藏真正的原因。去年二季度,美國物價已經出現趨勢性上升苗頭,美聯儲用一次性、階段性等詞混淆視聽,寄希望物價回落。今年來,美國總統拜登多次將物價飛漲的原因歸結于俄烏戰事,“甩鍋”普京,甚至還造出新詞——“普京漲價”。這表明,美國政府是不愿意正視通脹問題的。因此,面對西方國家40年未有之大通脹,我們需用更長的歷史眼光、更寬的政治視野才能得出正確的判斷。

        首先,美國深陷保護主義泥潭,經濟讓位于政治正確,是引發通脹的總根源。貿易保護主義從不同層面提高供應成本,最終推升物價水平。一是各種關稅和非關稅壁壘。譬如,中美貿易摩擦,加征關稅直接導致進口價格上漲。二是保護主義阻礙了生產要素在全球范圍內自由流動,不能發揮比較優勢。西方國家鼓吹本地化生產,吸引跨國公司回流,成本洼地吸引力減弱,不再能配置最優生產要素。三是美國動輒“長臂管轄”,對特定企業和產業鏈進行制裁,人為中斷、扭曲產業鏈,使供求關系發生快速變化,價格失去控制。四是保護主義還通過政治施壓、輿論攻擊、道德綁架,讓成本和價格不再是決策的優先事項。一些跨國公司受政治和輿論壓力,改變供應渠道,被迫選擇更貴的從而放棄特定市場的低價產品,導致產品價格上漲。總之,保護主義抑制了全球貿易發展,削弱了專業化分工,降低了生產效率,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暢通的大敵、通脹的“病根”。

        2017年特朗普任美國總統后,堅持美國優先,高舉保護主義大旗,全球化遭遇逆流。特別是對我極限施壓,大搞貿易摩擦。2021年初,屬于建制派的拜登上臺后,為扭轉抗疫失敗、國會騷亂中失去的“美式民主”形象,重修“民主燈塔”、重歸“多邊主義”。然而,拜登選擇性的帶有“民主標簽”的多邊主義,實質上加速了保護主義的趨勢。拜登在強化“五眼聯盟”的基礎上,又宣布與英國、澳大利亞成立三邊安全伙伴關系(AUKUS)聯盟,不斷強化美國的“印太戰略”,在政治軍事上圍堵我國。拜登政府繼續在經濟上對我極限施壓,擴大實體清單,特別是針對高科技企業。全球芯片危機就是典型的人為導致短缺的例子。西方媒體還炮制“新疆棉花”事件,就是打壓我國經濟、阻斷我國紡織品產業鏈的典型。總之,美國奉行貿易保護主義,不計成本地強力推動產業鏈供應鏈重構,并為轉移國內矛盾極力尋找他國作為“替罪羊”,使得經濟讓位于政治正確,表現為成本推動型物價上漲,且這種成本增長具有粘性,難以消除并逐漸積累,終于在2021年爆發出來。

        其次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和疫苗“鴻溝”,抗疫沒有成為全球合作的契機,反而暴露了世界治理體系的不足、加深了保護主義的溝壑、助推了通脹的蔓延。美西方一些國家拋棄合作理念,從病毒政治溯源到奉行“疫苗民族主義”,將政治利益放在人類生命健康之上。2021年初,美國率先研制成功新冠疫苗,并投入大規模生產和接種。然而,新冠疫苗的囤積和分配不均暴露出的“疫苗民族主義”,使得西方與其他國家的“信任鴻溝”繼續擴大。西方在銷毀過期疫苗,而貧窮國家卻一劑難求,經濟復蘇和防疫政策的步調差異使得全球供應鏈運轉失序,不斷推升商品成本。從貿易的角度看,疫苗接種不平等的影響更為顯著,迫使一些國家不得不抱團取暖,加速改變了貿易流向。截止3月,我國已向12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約22億劑新冠肺炎疫苗,成為對外提供疫苗最多的國家,東盟也連續兩年取代歐盟成為我國第一大貿易合作伙伴。

        第三,俄烏矛盾的積累和激化,制裁和反制裁的斗爭,糧食和能源價格上漲對通脹的推升作用不可低估。上世紀70-80年代,中東地緣政治矛盾不斷積累,石油危機爆發,是西方陷入滯脹泥潭的根源。今年2月爆發的俄烏戰事,是北約不斷東擴、壓縮俄羅斯地緣政治空間、美國等西方國家不斷“拱火”的結果。這可能是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的標志性事件之一,俄烏矛盾的演變可能成為全球政治勢力重新劃分的分水嶺,重塑全球經濟貿易格局。俄烏是能源、農產品和金屬等大宗商品的重要出口國家,一些國家對俄烏糧食和能源依賴性很強。西方國家對俄制裁和俄反制裁的斗爭,已經蔓延這些領域,且有繼續加劇的趨勢。俄烏戰事對全球經濟和大宗商品價格的影響已經顯現,特別是糧食價格大幅上漲令人擔憂。

        第四,極度寬松的貨幣政策為通脹“添火”。為應對新冠疫情沖擊,美聯儲緊急降息到零,并開啟“無上限”量化寬松政策,被媒體形容為“開直升機撒錢”。從20202月末至20223月末,美聯儲總資產規模由4.21萬億美元迅速擴張至近9萬億美元,兩年時間累計增長了1倍多。有人認為,極度寬松的貨幣政策,是本輪大通脹的主要原因。而我們研究認為這輪通脹的根源是保護主義,寬流動性只是放大了通脹的幅度和速度。首先,通脹通常被認為是貨幣現象,但根本上還是反映商品的供求關系,疫情降低了供給、“撒錢”擴大了需求,供需矛盾加劇導致物價上漲。其次,該結論不能解釋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情況,當時美國極度寬松貨幣政策伴隨著低物價,也不能解釋日本寬松貨幣政策下持續20年的長期通縮。所以,寬松貨幣是通脹的必要條件,但并非充分條件。

        需關注的是,華爾街和西方大企業是通脹的主要受益者。首先,從流動性釋放的流向看,多數進入了資本市場,華爾街投機炒作的子彈充足,推高商品期貨等金融市場價格。例如,在全球疫情繼續蔓延的情況下,去年鐵礦石價格漲到每噸237美元的歷史新高。今年3月,西方機構逼空倫鎳期貨,價格飆升到每噸10萬美元,迫使交易暫停。其次,疫情以來,全球物流梗阻、運費暴漲、芯片稀缺、大宗商品價格飆升等問題接連出現,西方大企業卻在利用壟斷和資源優勢獲取暴利。國際知名石油公司、四大礦商、四大糧商、幾大海運和貿易商,及其背后的華爾街巨頭,利潤都在暴漲。如,2021年高盛、嘉能可分別凈賺216億、213億美元,均創歷史記錄。可以說,華爾街和西方大企業利用壟斷優勢,把危機帶來的價格暴漲變成獲利的良機。這種不當得利,放大了供應的不足,暴露了供應鏈的脆弱性,加劇了通脹水平。

        綜上,此輪全球大通脹的根源是美國保護主義政策。美國政客裹挾民意舉起保護主義大旗,貿易戰是起點,疫情和地緣沖突是催化劑,寬松貨幣政策為通脹提供了充足的“子彈”,華爾街和西方大企業推波助瀾獲取通脹暴利,這些因素都圍繞著保護主義主線,共同推高物價水平。保護主義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破壞,在疫情和戰爭等突發事件沖擊下徹底暴露出來,而流動性放大了供需矛盾。俄烏戰事作為突發因素,加劇了通脹的速度和幅度。可以說,本輪國際大通脹是人為導致的,美國正是此輪通脹的始作俑者。

       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最近的民調顯示,面對美國40年來最嚴重通脹,38%的受訪美國民眾認為,美國政府的經濟政策是通脹的主要原因,其次是疫情(28%)、公司提價(23%),俄烏戰事僅占6%。近兩屆美國政府的主要經濟政策就是轉向保護主義,表明美國民眾作為通脹的受害者,還是有較為清晰的認識。

        三、預計全球通脹將持續較長時間

        總體來看,未來幾年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繼續蔓延,經濟增長動力不足、制約因素增多,大宗商品價格居高不下,產業鏈供應鏈在紊亂中繼續重構,俄烏戰事帶來的糧食和能源價格高企可能更為持久。預計本輪大通脹還會持續較長時間,明年美歐等主要經濟體的CPI才可能有明顯的回落。

        首先,美聯儲加息維護了美國和華爾街利益,對通脹卻“藥不對癥”,短期難以見效。316日,美聯儲宣布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25個基點,標志著貨幣政策從極限寬松開始轉向。54日繼續加息50個基點,并計劃從6月份開始實施縮表,預計在年底前利率會提升到2.5%左右。從短期市場反應看,貨幣政策轉向對金融市場影響較大,波動加劇。美元快速升值,4月漲幅近5%,為2012年以來的最大月度漲幅。由于匯率是一個“以鄰為壑”的變量,美元升值有利于資金回流和美國金融市場,對美國民眾來說進口商品更為便宜,會減緩美國長期通脹壓力。從實際效果看,升息會將美國通脹的壓力轉向國外,由全球為美國通脹買單。

        我們認為,美聯儲升息是借防通脹之名,本質仍是促使資金回流,維護美國經濟和美元霸權當前,美國國內股市、債市、房地產市場都處于高位。即使通脹較為溫和,美國也需要升息、美元升值來促使資金回流,幫助美聯儲縮表,減輕金融市場下行壓力。一個動蕩、分裂的歐元區市場,更會凸顯美國市場和美元的優勢地位。也就是說,美聯儲重祭“美元升值”大殺器,收割全世界羊毛,升息不僅讓全球為美國通脹買單,還要為美國金融市場積累的風險買單。

        近期美國升息節奏可能較為激進,將放大外溢風險。高盛認為,美聯儲需要快速升息到3-3.25%才能為通脹降溫。這意味著,一年內多次升息50個基點。歷史上看,美聯儲一次升息50個基點還在22年前,一年多次升息50個基點還要追溯到1994年。由于激進加息不能對生產和供應產生更為積極的影響,“藥不對癥”反而會帶來全球金融市場的不穩,加大資本流動和匯率波動,放大風險外溢效應,對暢通全球產業鏈供應鏈、降低通脹預期帶來新的難題。

        其次,美歐繼續“拱火”,俄烏矛盾持續激化,能源和糧食價格維持高位,推高長期通脹壓力。俄烏戰事爆發后,美歐對俄制裁不斷加碼,擴大為烏克蘭提供的資金和武器裝備規模,試圖武裝烏克蘭將俄羅斯拖入戰爭的泥潭,而不是呼吁雙方通過談判解決分歧。俄羅斯的反制裁措施已經沖擊糧食和能源領域,然而歐洲不顧對俄能源依賴的現實,緊跟美國繼續“拱火”。預計俄烏戰事影響短期難以消除,地緣政治風險長期化。

        俄烏戰事影響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,整體價格水平大幅上升。中長期看,地緣政治沖突將對俄烏出口產生實質性的破壞,導致疫情以來的全球大宗商品供應緊張問題進一步加劇,價格水平可能再上一個臺階,成為推升全球通脹的新因素。預計在俄烏矛盾未顯著緩解之前,糧食和能源價格將維持高位。特別是對俄烏糧食能源依賴程度較高的歐洲國家,通脹壓力可能進一步上升。最近,歐洲央行行長克里斯蒂娜·拉加德也表示,加息不能降低能源價格,沖突帶來新的通脹趨勢正在加大經濟痛苦。

        第三,貿易保護主義繼續泛濫,供應鏈風險溢價還在擴大。美國拜登政府上臺后,即使美國經濟因保護主義受損,依然繼續并擴大保護主義政策。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的統計,2018年至2019年,美國為中美經貿摩擦付出的經濟成本約占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0.5%,約合1080億美元,同時美國還損失了大量的就業崗位。另有研究認為,美國提高關稅實際上增加了其國內消費者的負擔,每個普通美國家庭每年多支出1200美元。今年3月初,美國政府正式頒布一項新規,將聯邦政府采購的“美國貨”本土零部件占比從目前的55%提高至75%,并為關鍵零部件制定新的“價格優惠”政策,包括半導體、關鍵藥物成分、先進電池等。該政策的核心是推動制造業回流,保護主義色彩濃厚,不利于推動市場競爭,推高了美國政府采購成本和通脹水平。此外,美國商務部正對中國太陽能設備制造商的關稅問題展開調查。對此,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,美方大搞貿易保護主義,將對國際產業鏈、供應鏈的穩定造成干擾和破壞,最后只會反噬自己,損害自身利益。

        第四,美國選舉政治使得通脹成為黨派紛爭的工具。目前,美國民主黨人占據著總統職位,并以微弱優勢控制著國會兩院,因此今年中期選舉就顯得非常重要,而通脹有可能成為黨派紛爭、爭奪選票的勝負手。可以說,為了選票,通脹只是拉選票的工具,而不是需要解決的事。俄烏戰事導致的全球能源價格再度攀升,帶動美國能源價格上漲,并連續13個月成為推升美國CPI的首要因素。4月初,美國聯合國際能源署合計釋放2.4億桶的戰略石油儲備,約合133萬桶/日,這一規模史前無例,試圖平抑油價。這個釋放規模與國際能源署預測的俄羅斯每日300萬桶產量下降相比,仍相差167萬桶/日。因此,短期油價仍將受俄烏局勢影響保持高位,也不會對中長期油價有太大影響。顯然,緩和俄烏戰事才是降油價最有效的手段,但美國政府并沒有采用。相反,拜登政府拿俄羅斯“入侵”烏克蘭說事,把通脹問題“甩鍋”俄羅斯,并利用外部沖突吸引選民注意力,減輕對通脹的關注,爭奪選票。

        四、幾點建議

        我們認為,這輪全球大通脹,西方國家的保護主義逆流是隱藏的主因,是主要因素,其它因素是顯性的、次要的。因此,摒棄貿易保護主義思維,暢通全球產業鏈供應鏈,尤其是大國要負起大國責任,全球通力合作才能遏制通脹趨勢。我們既要堅定樹立和保護主義斗爭勝利的信心,又要立足國內新發展階段,高舉合作共贏旗幟,推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。幾點建議如下:

        (一)加強輿論宣傳引導,講清全球通脹根源。本輪國際通脹高企,相當一部分人將其歸因于流動性泛濫。如果這個觀點成立,那通脹將隨著美國升息而平息。然而事實如此嗎?我們并不這樣認為。這輪通脹完全是由美國等西方國家堅持保護主義、擾亂全球供應鏈、對內治理失序、對外挑事霸凌造成的。我們要加強輿論宣傳引導,對通脹問題刨根溯源,厘清各種因素的相互作用關系,把這輪通脹是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手造成的來龍去脈講清楚,讓民眾聽明白。

        (二)進一步強化防范輸入性通脹的“防火墻”建設。全球通脹使得今年國內保供穩價壓力增大,就是大勢、大事,就是謀全局的工作。輸入性通脹主要體現國內糧價上漲預期、油氣等進口資源價格向終端消費價格傳導等方面。從國內物價結構上看,CPI的主要影響因素是食品,PPI主要是“三黑一色”。我國糧食產量連創新高,豬肉價格處于低位,煤炭價格啟動了區間調控機制,油氣價格已建立了較為完善的有管理的傳導機制,鐵礦石和有色金屬價格高位回落,我們是有條件、有能力、有信心繼續保持物價的平穩運行。當前國際形勢復雜多變,國內保供穩價工作既要高度重視,又要切實做好自己的事情。建議進一步加強和完善價格傳導的“防火墻”建設。對可能受到沖擊的行業和商品價格,分類施策,將輸入性影響降到最低。

        (三)價格預期管理要靈活有度,防患于未然,為保供穩價營造良好氛圍。由于價格預期有自我實現的特點,預期管理就是為了阻止或改變未來某種不想看到的價格情況發生。價格預期是什么?價格預期怎么管?這兩個問題都答對了,才是成功的價格預期管理,因此工作難度很大。建議價格預期管理要著力在“未發”,要有預見性、前瞻性,手段措施要靈活多樣,力度要適當,防范預期強化或自我實現。

        (四)做好長期應對準備,擴大產能和物資儲備,提高防范“黑天鵝”、“灰犀牛”的能力。俄烏戰事爆發后,西方試圖將俄打成孤島的制裁措施,不斷刷新我們的認知底線。這再一次提醒我們:不僅要看對方說什么,而且要看做什么,不能將對方想的太好,要做好長期充分準備。當前,建議重點從兩個角度入手,一是強化國家層面應對危機的政策統籌,危機預防措施要管用,主動干預措施要見效;二是適當擴大原油、天然氣、鐵礦石、有色金屬等商品的儲備規模,提高應對各種不確定性的能力。

        (五)大力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集團,逐步建立更具韌性的供應鏈體系。現行全球供應鏈的形成是西方國家長期投資和貿易的結果,發達國家的大企業居于主導地位,天然有利于西方經濟體。因此,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,我們既要“強鏈補鏈”降低脆弱性,又要建立自己的“朋友圈”,重點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,增強供應鏈穩定性,逐步建立更具韌性的供應鏈體系。一是深入推進行業戰略重組,提高宏觀調控的能力;二是通過技術創新增強國際競爭力,形成和強化實體經濟穩健運行的實力;三是建立海外資源供應基地,突出上下游一體化,延長產業鏈的長度和深度;四是對處在供應鏈核心節點的企業,要加大金融和平臺建設的政策扶持。

      (價格監測中心 盧延純 趙公正)

      附件:

      排行榜

      久久在国线免费观看永久